深秋時節,已是霜凝露冷,自然界百花凋零一時稀,而那千姿百態的菊花,卻正在迎風怒放,一團團淺紅的似火,一叢叢粉白的像雪,一片片嫩黃的如畫。細細觀賞菊花,我情不自禁地吟誦起歷代詠菊名詩,從屈原的“朝飲木蘭之墜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、陶淵明的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,到毛澤東的“不似春光,勝似春光,戰地黃花分外香”。美的花和美的詩,喚起我許多美的回憶……我喜歡菊花,是受二爹的薰陶。二爹喜歡養花,他家的院子好似一個大花園。在我稍懂事的孩提時代,經常去他家玩。雖不是有意賞花,但終日耳濡目染,菊花給我的印象極深。我最初的感覺,菊花是極普通而又親切的小花,根深、葉肥、杆壯,潔白而修長的花瓣,絨黃而溫馨的花蕊轉按

她雖不比“十丈珠簾”、“紫雪金丹”、“嫦娥奔月”等各類名貴菊種那樣耀人眼目,卻也別具姿態,令人神往。在“動亂”的年代,人們是不敢養花的,怕被人說成是“小資產階級情調”或“香花毒草”,而二爹卻一往情深,離休後成年累月地侍弄著那些花草,尤其是他鍾愛的菊花。改革開放後,人們打破思想禁錮,隨著生活水準的不斷提高,追求精神生活和美的享受已成生活的必然,村裏愛花、養花的人越來越多。從此,二爹家院子裏的菊花越養越多了,每逢秋天,菊花綴滿院子,如霞、似雲,賦予人們一種柔美和諧的情調。菊花的芬芳飛出庭院,溢滿鄉村,置身其中,給人一種若醉若醒,勝似春光的感覺物業按揭

菊花盛開是大地的秋色,是美麗的象徵,是二爹的笑臉。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菊花盛開的日子,穿紅著綠的姑娘們經常三五成群地來到二爹家,她們在菊花叢中笑顏逐開,嬉戲奔走,二爹的臉也笑得像盛開的菊花。姑姑、嫂嫂們爭搶著把鮮美的菊花插在髮髻上,大哥、大姐們也要精心挑選一些菊花送給心愛的人。整個深秋,村裏男女老少都沉浸在采菊、贈菊的歡樂中。二爹從不心疼,他說:“菊花是美麗的,我養菊花就是要把美麗送給每一個愛花的人”。二爹對土生土長、親手栽植的菊花,有著非常濃厚的、久遠的感情,他讓全村到處都飄動著菊花的身影。我時常想,菊花天性純潔、質樸無華、素淡怡人,不象牡丹雍容華貴,也不比玫瑰妖嬈嬌嫩,而這正是二爹按照自己的心願創造的一種樸素的美、自然的美。

菊花由朝鮮傳入日本,十七世紀又傳到歐洲,是馳名世界的名貴花卉。自古以來,人們對菊花非常珍視,稱菊花盛開的農曆九月為菊月;用菊花釀酒稱為“菊花酒”,在九月九日重陽節這天開懷暢飲。菊花品種繁多,顏色五彩繽紛,姹紫嫣紅,濃淡相宜;形狀優美多姿,有一株一朵獨頭的,有一株花開多朵的;花瓣有寬厚舒展的,有捲曲如鉤的,還有管壯下垂的;品種不同,風韻各異,“金絲獻瑞”纖細,“燕來紅”濃烈,“獅子頭”粗獷,“銀龍探海”疏淡,“鳳凰振翅”飄逸,“黑牡丹”端莊,真是風姿卓越、各有千秋。

創作者介紹

角落的部落格

角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