累了,不想再偽裝自己,不想再用微笑掩去斑飾內心的卑微,霜滿面,蒼容顏,只因自己所在乎的太多了,以至於被壓彎了腰,不能喘息,不想對著誰訴苦,每個人都是一出戲,別人的天空和自己無關,各自走自己的路,冷漠人生就是這麼孤獨。曾經苦苦維繫的情感之線,被種種是非糾纏墜斷,纖細的神經再也經不起困苦的打磨,彼此在心理已經說了再見,只是,只是不植髮失敗敢直視現實,怕心會碎。

當把絕情的話說出口的那一刻,明知道那傷害再也無力挽回,於是我知道,歲月輾轉,我的心裏已經沒有了鶯飛,也沒有了草長,對於往事的記憶,只是一面白牆,月光下,折射的一個人的身影,是那麼的淒涼,那麼的修長。心中無暖,指尖清寒,本已憂傷的文字如今更是句句淒婉。

那些過往,心已滄桑,就莫提過往,那已女傭是人生不可觸及的淒美風景。有多少人因為瞭解而分手,又有多少人因為距離而疏遠,還有多少人因為是是非非糾纏而陌生。人都是凡人,也都是脆弱的,那些天荒地老的誓言總會慢慢平淡,慢慢褪色,最終在情感的生活裏消失,再也不見。

不埋怨緣分太淺,不埋怨任何人的善變,是自己的雙手握不住想要的情感,看慣了塵世男女的纏綿,而自己的愛情卻是溝溝坎坎,揮手間,那些曾經的片段難以剪不斷,任由冷風把自己的無奈攪纏。

不想說再見,那些憧憬Maid Agency的畫面還沒有實現,那清風中的琴音還在綿綿迴旋,我等候了那麼久的幸福,卻已是無緣,命運無情,踩著碎碎的感傷,那天荒地老的誓言就這麼輕輕飄散。

創作者介紹

角落的部落格

角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